<i id="31ldx"></i>
<form id="31ldx"></form>

    <th id="31ldx"><output id="31ldx"><p id="31ldx"></p></output></th>

    <big id="31ldx"></big>

    <track id="31ldx"></track>
    <address id="31ldx"></address>

      <form id="31ldx"></form>

        <track id="31ldx"></track>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先進典型
        傈僳法官鄧興:堅守在雪山與溜索之間
        分享到:
          發布時間:2018-12-19 15:24:34 打印 字號: | |

         

        鄧興(左二)和同事在鄉鎮街天接受法律咨詢(沈永生攝)

        人物名片:鄧興,傈僳族,云南省怒江州福貢縣人民法院副院長,15年如一日默默工作在審判一線,他積極推進雙語審判、巡回辦案,是該院審判案件最多的法官。因工作成績突出,先后獲得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指導人民調解工作先進個人、辦案能手等榮譽。2012年,中央電視臺走基層欄目對鄧興事跡進行專題報道。2014年,入選全國誰是最美基層法官活動候選人。

         

        法官鄧興(右一)和同事們步行到大山上勘察土地糾紛現場(崔健攝)

         

        在以前,溜索過江,是怒江法官必備的本領之一(鄧興攝)

        不一樣的怒江 不一樣的情感

        2014324日早上8點,我們從昆明驅車前往怒江采訪全國誰是最美基層法官活動候選人、福貢法院的鄧興法官。翻開云南地圖,怒江州地處西部邊陲,西鄰緬甸,北靠西藏,是全國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州。鄧興法官所在的怒江州福貢縣,有著石月亮之鄉、傈僳族故鄉的美譽,全國敬業奉獻模范、索道醫生鄧前堆就是在這里工作生活。

        怒江州境內遍布高山峽谷,高黎貢山和碧羅雪山相對矗立,洶涌怒江貫穿全境,被網民稱為中國最壯美的山水長卷。路上,怒江州中級人民法院院長滕鵬楚向我們介紹了怒江州和法官鄧興的基本情況。滕鵬楚任怒江任職前,先后任職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辦公室主任和政治部副主任,原本就對怒江情況很了解,再加上6年的中院院長生涯,抓審判、強隊伍、重管理、蓋法庭、搞調研,風風火火,他有著和別人不一樣的體會。

        怒江州國境線長449.467公里,占云南省邊境線的10%以上,少數民族人口比重達93.55%,全州98%以上的面積是高山峽谷,坡度在25度以上的耕地占總耕地面積的76%。怒江州處于深度貧困,全州4縣均為國家扶貧開發重點扶持縣,傈僳族是全省4個特困民族之一。路非經過不知難,在這樣的艱苦環境下,法官辦案要付出更多的艱辛。滕鵬楚說。

        滕鵬楚介紹,溜索過江一度是怒江法官的必備功課,現在交通狀況改善很大,由于大多數自然村依然不同公路,在高山峻嶺間攀爬行走還是法官巡回審判中的家常便飯。

        一次到福貢法院的調研中,滕鵬楚發現當時擔任民庭庭長的鄧興個人審理的案件占他所在法院審結案件總數的36%以上,調撤率達80%以上。從那時起,滕鵬楚開始關注這位叫鄧興的法官。

        通過近幾年的深入觀察和了解,我對他的評價是:樸實無華,誠實可信;公道無私,有情有義!” 滕鵬楚說。

        車輛在崇山峻嶺之間盤旋,不時堵車,到達怒江州府六庫鎮時,已是下午7時,暮色初起,繁星點點。

        325日清晨,我們趕往福貢縣,車在淡黃色山崖上開鑿出的狹窄小路上前行。路邊,白色的桐子花漫山怒放。數百米的山腳,碧綠色的怒江洶涌奔流。

        突然,路邊的山坡傳來異響,飛沙走石,數十塊碗口大小的山石從山坡上急速下滑到路面上。駕車的怒江中院普永春師傅淡定地將車輛??吭诼愤?,冷靜觀察。普永春告訴我們,怒江石質松軟,山體滑坡是家常便飯。只是小的山石滑坡,沒事,觀察通過就可以了。

         

        鄧興法官(左二)說,法官辦案更重要的是和當事人交心(崔建攝)

         

        回訪當事人路上,一尺多深的泥漿導致越野車也無法通過,法官鄧興下車查看(唐時華攝)

        巡回審判:情、理、法結合的最好典范

        1976年出生的法官鄧興是福貢土生土長的傈僳族法官,長期巡回審判,強烈的紫外線將他曬得黝黑。鄧興告訴我們,前不久有一個案子,經過做工作,原告已經撤訴,第二天中午他想實地回訪當事人,看看案件效果。

        326日中午12點,鄧興帶領怒族法官李樹美和傈僳族法官歐麗蘭駕車沿著碧羅雪山近60度的山坡盤旋而上,前往上帕鎮達友村。路上,鄧興告訴我們,由于福貢經濟落后,地理條件惡劣,縣里的第一條公路修通是1971年。

        怒江很多地方不通公路,而且很多案件當事人沒有電話,同時,為了減輕當事人的負擔,法官們就必須巡回辦案。準備好卷宗、帶好干糧、背著國徽,走上4、5個小時的山路去辦案,如果回來天太晚,就只能在群眾家里借宿。怒江中院立案庭庭長李勇介紹說。

        這是一個丈夫死后,再婚嫂嫂和入贅別村小叔子之間的土地承包經營權糾紛,根據相關規定,由于原被告都不能承包這個土地,案件可以直接駁回起訴,但這樣簡單判決,矛盾沒有根本解決。鄧興積極調解,原告娜附恒同意撤訴,鄧興同時向村調解委建議了一個折衷方案,由符合條件的實際承包人通過被告迪永社交給原告7000元的補償金。最終,案件得以圓滿解決。

        在好心村民的幫助下,法官們找到正在山上干活的原告。簡單交談后,原告表示已拿到補償款,很滿意。前往被告家路上,山路上一尺多深的泥漿讓越野車無法通過,鄧興決定步行前往。

        又是四十多分鐘的筆直攀爬,汗水濕透了制服,法官們來到被告迪永社家。在堂屋里,鄧興用傈僳語詢問了他對村調解委的處理意見,得到滿意的答復后,鄧興謝絕了迪永社一家的熱情挽留,開始返程。

        案件圓滿處理,大家非常高興,返程路上,李樹美告訴我們,自己是怒江瀘水縣人,會講傈僳語,但是,福貢和瀘水的傈僳語也有很多不同,于是,鄧興在辦案過程中就經常教她福貢本地的傈僳語,經過傳幫帶,現在,她也能說一口流利的本地傈僳語了。

        同行的歐麗蘭則是另一種感受,歐麗蘭2008年考入福貢法院。報到第二天就和鄧興到上帕鎮明珠村委會處理兩件林地糾紛。第一個案子在半山腰的實地查勘,單程就走了3個小時,早上九點去,下午四點才回到村委會。村民家找點開水,一包方便面就是晚飯。等第二件辦理完畢返回縣城,已經晚上八、九點。

        怒江居民90%以上是少數民族,傈僳語是通行語言。在我們這里,并非單純靠學歷和文憑就能辦好案件,除了克服環境的艱苦,還必需要對法律規定的熟悉,對本地民風民俗的充分了解,對少數民族語言的熟練掌握,否則,法官無法辦案。鄧興就是能將情、理、法結合得非常好的一位法官。在基層法庭工作過8年的福貢縣人民法院院長和樹宏說。

        在怒江,由于民族宗教、貧困落后等原因,一個案件物品很小,卻關系重大。怒江中院常務副院長尹相禹介紹,自己曾承辦的一個案子,為了十幾片瓦的糾紛,卻可能引發家族矛盾,幾次往返辦理,最終圓滿解決。

         

        法官鄧興和同事們背上國徽進山開庭(張鵬攝)

        法官辦案更需要和當事人真誠交心

        1996年,鄧興從云南省機械工業學校畢業,分配到福貢縣經貿委工作。1998年,因為最初看到法官感到很神圣,他下決心改行考入法院工作,到了法院,卻發現自己卻是法律的門外漢。于是,他通過自學考試拿到了云南大學的法律??坪捅究莆膽{。2007年,鄧興以391分的全州法院司法考試第一的成績,成為福貢縣法院歷史上第一個通過司法考試A證的干警。

        鄧興看似文弱,卻有不懼危險的勇氣。怒江中院新聞辦公室主任李筱槲給我們講了一件事:20121126日,架科底鄉維獨村委會茶某某與妮某某的承包土地因界限不清起糾紛。鄧興為更準確了解案情、一次性解決糾紛,開庭后繼續組織雙方到實地調解。法官們驅車到村委會后,頂著烈日徒步攀爬在70度的山坡上近4個小時后,來到了爭議地現場。在調解過程中,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讓,被告妮某某的二兒子普某某沖動之下,拔出了藏在身上的匕首刺向原告茶某某。鄧興眼疾手快,一個箭步沖上前,抓住普某某持匕首的右手,同時用力將他推到離茶某某五、六米之外,對普某某進行嚴厲的批評教育。普某某最后認錯道歉,案件得以調解結案??吹酱饲榇司?,現場圍觀的村民紛紛向鄧興翹起了大拇指。

        在案件辦理中,與當事人的交流也成了鄧興的必備功課,通過交流和公正判決,一位最初不理解的當事人普某某最終感動,堅持在教堂為法官禱告,希望法官工作順利家庭幸福。

        如何將現代司法理念與神秘怒江的民族傳統有機結合,鄧興有著自己的體會:我們一視同仁地為當事人解決困難糾紛,他們就一定能理解法律,信任法官,其實,法官辦案除了依法理性審理,更需要和當事人真誠交心。

         

        巡回開庭就在田間地頭(李云華攝)

         

        巡回辦案路上,鄧興用傈僳語與群眾交談(唐時華攝)

         

        讓愛在傳統與現代、鄉情與親情之間奔走

        如果不辦理案件,鄧興每周會回到離縣城約十公里的老家。鄧興老家在福貢縣鹿馬登鄉赤恒底村的小村莊。村莊依山而建,面朝怒江。

        鄧興一家,兄妹五個,在父母含辛茹苦的培養下,全部考上專業學校,成家立業。四弟此興2007年西北政法大學畢業,考入廣西柳州市柳江縣法院,成為這個家庭培養的第二位法官。

        鄧興家的院子干凈整潔,瓜果飄香,雞鴨成群,但是村里眾多的水泥鋼筋房子中間,略顯寒酸:石棉瓦蓋的屋頂,一半的院壩是鄧興的父母自己夯實的,因為不專業,凹凸不平。

        鄧興的父親是五六十年代福貢一中的畢業生,算是當地的文化人,兩位老人至今依然在田間勞作。鄧興每次回家,和讀書時一樣,換上勞作衣服,帶上農具,下田挖地,上山割草。

        父親對鄧興常說:做人不能見利忘義,要誠實,要清清白白,如果別人對你不公,將心比心,你會怎么看?”而面對家里親戚和同村人偶爾托老人幫忙在案子上說情,老人總是一句話:法院是國家的,不是私人開的,要相信法官們會公正辦理的。

        2011年夏天,母親夜間到田間放水灌溉,不小心摔倒,手腕骨折。怕耽誤子女的工作,母親忍住疼痛不說,等鄧興一年后發現帶老人去縣醫院檢查時,骨傷已經自然愈合。

        可以想象,老人忍了多大的痛苦!”鄧興的妹妹你興講起這個故事時,兄妹們淚光閃動。這件事給了鄧興很大觸動,201312月,他和妻子咬牙按揭買了一輛比亞迪汽車,以方便每周回家照顧老人。

        怒江的工資不高,鄧興讀書和參加司考的學費和培訓費是一筆很大開支。2007年,父母將家里的兩頭肥豬賣了2000元錢支持鄧興參加司考培訓??h婦聯工作的妻子楊麗珍默默支持著這個相親時一眼看上的樸實小伙。這個清貧的家庭,夫妻恩愛,結婚3年后,鄧興才攢足300元錢,為妻子補買了結婚戒指。

        鄧興說:在新媒體時代,不能讓大山遮擋我們的視野。這在我們與怒江中院政治部主任趙江文的交流中得到印證。在怒江法院與上海浦東法院一個月跟班學習的交流項目中,趙江文注意到:鄧興每天如饑似渴地向浦東法院的法官學習,這讓帶他的法官們非常贊賞。

        工作之余,鄧興喜歡上各類法律網站,撰寫調研論文,用qq與編輯交流投稿,關注當前的司法改革。刷微信、踢足球、看軍事欄目,這位年輕法官有著和大山外同齡人相同的愛好。

        鄧興這樣的法官,對腳下的土地有著深厚的感情,我覺得他身上有一種大愛之美,美在奉獻,美在邊疆,美在勇敢,美在堅守,美在貼心!”怒江州發改委副主任張家林感慨地說。

        鄧興說,他喜歡春天登山,遠望碧羅雪山和高黎貢山,積雪初融,綠葉新萌;遠近村莊,炊煙裊裊;和風過處,怒江靜謐安詳。

        我喜歡這樣的人間!”鄧興揚起眉毛,笑著說。(童曉寧、唐時華、王玉珍)

        責任編輯:云南法院網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1页,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一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