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31ldx"></i>
<form id="31ldx"></form>

    <th id="31ldx"><output id="31ldx"><p id="31ldx"></p></output></th>

    <big id="31ldx"></big>

    <track id="31ldx"></track>
    <address id="31ldx"></address>

      <form id="31ldx"></form>

        <track id="31ldx"></track>
        當前位置: 首頁 > 執行公開 > 執行動態
        云南法院持續鞏固和深化“基本解決執行難”成果,向“切實解決執行難”目標邁進——
        將執行進行到底
        分享到:
          發布時間:2020-05-13 09:53:47 打印 字號: | |

        圖/云南日報-王超

        2019年以來,全省法院認真總結經驗,建設完善制度,加強執行規范化建設,不斷補齊短板,部署集中開展“五類案件”執行活動,持續鞏固和深化“基本解決執行難”成果,向“切實解決執行難”目標奮力邁進,將執行進行到底。

        今年,省高級人民法院決定在全省法院開展“規范執行年”專題活動。從此,云南法院由“基本解決執行難”向“切實解決執行難”目標又邁出了堅實一步。

         

        形成攻堅合力  打出云南聲威

        2016年3月,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代表全國法院作出莊嚴承諾,提出“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一場轟轟烈烈的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執行攻堅戰在全國法院打響。

        在云嶺大地上,云南法院全面進入執行攻堅狀態,聚合人財物力,強化執行措施,綜合打出執行攻堅“組合拳”,組織開展執行攻堅系列專項行動,取得良好成績。2019年初,全省法院整體通過了第三方組織評估驗收,“基本解決執行難”任務目標在全省如期實現。

        執行難問題由來已久,原因復雜,嚴重影響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權威,影響人民法院形象。解決執行難,是群眾所盼,民心所向。

        2016年至2018年,全省法院在省委的堅強領導下,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力指導下,認真謀劃、真抓實干,全力投入“基本解決執行難”攻堅戰。

        成立由41家成員單位組成的共同治理執行難工作領導小組;省委常委會聽取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情況匯報;省委、省政府聯發《關于支持人民法院解決執行難問題的通知》;對特殊主體案件直接督辦;下發《關于加強綜合治理從源頭切實解決執行難問題的實施意見》……

        全省形成了“黨委領導、政法委協調、人大監督、政府支持、法院主辦、部門配合、社會參與”的共同治理執行難工作格局,為解決執行難奠定了堅實基礎。

        很快,“迅雷行動”“云嶺總攻”等一系列強有力的執行專項行動陸續展開,以雷霆之勢全力攻堅,對失信被執行人形成高壓態勢,嚴厲打擊了一批惡意逃債、規避執行的“老賴”。

        全面落實失信“黑名單”制度,依法、及時對有條件而拒不履行法律義務的被執行人適用罰款、司法拘留措施。2016年以來共罰款165人次200余萬元、拘留4993人,163名拒不履行法律義務的被執行人被追究刑事責任。

        省高級人民法院出臺《關于適用自訴程序審理拒不執行判決、裁定刑事案件的指導意見》,與省人民檢察院、省公安廳聯發《關于辦理拒不執行判決、裁定刑事案件工作若干問題的意見》,建立打擊拒執犯罪長效機制,全面遏制逃避執行、抗拒執行、阻礙執行等違法現象。與省公安廳聯發《云南省公安機關協助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工作辦法(試行)》,為查控被執行人、限制出境、建立送拘綠色通道等提供制度保障。

        2016年以來,全省共將12.2萬名失信被執行人納入“黑名單”,限制高消費41.04萬人次,限制乘坐飛機58.05萬人次,限制乘坐高鐵31.26萬人次,限制出境393人,其中5.16萬名失信被執行人迫于信用懲戒壓力自動履行了義務。

        強力攻堅打出了云南聲威,形成了強大震懾。2016年至2018年3年中,全省法院共執結執行案件393894件,實際執行到位金額685.39億元。

        因成績突出,在全國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表彰大會上,我省“云嶺總攻”執行行動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充分肯定,普洱市中級人民法院、官渡區人民法院、馬關縣人民法院被表彰為執行工作先進集體,省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羅平縣人民法院被表彰為執行工作表現突出單位,6名干警受到表彰。

         

        健全長效機制  鞏固執行成果

        2019年,云南全省法院共收執行案件22.89萬件,執結21.09萬件,同比分別上升17.9%、23.12%,執行到位金額242.62億元。

        不降反升的數字充分說明,全省法院在完成“基本解決執行難”目標以后,并沒有停下腳步。

        “2019年開始,我們瞄準‘切實解決執行難’目標,堅持穩中求進,著力破解難題、補齊短板,健全完善執行工作長效機制,繼續提升執行工作能力水平,不斷提高人民群眾的滿意度和司法公信力?!笔「呒壢嗣穹ㄔ合嚓P負責人說。

        該負責人介紹,在4年多的探索實踐中,很多執行網絡、執行機制的建立,為解決執行難提供了堅強保障——

        建立網絡司法拍賣系統。確立網絡拍賣優先原則,大力推行網絡司法拍賣。自2017年3月全面推行網絡司法拍賣至今,全省法院網絡司法拍賣56484件,成交14264件,成交額181.65億元,平均溢價率33.15%。

        建立執行信訪案件網上交辦督辦制度,促進矛盾就地化解,減少進京、赴省信訪。建立涉特殊主體案件執行長效機制,定期通報政府機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并限期執結情況。

        完善執行案件救助制度。2016年來,全省法院多方籌措救助金8000余萬元,救助生活困難的執行當事人8700余名,化解無財產可供執行案件8615件。

        做好法院內部立、審、執銜接協調。出臺《關于立審執破銜接機制解決執行難實施意見》,做好法院內部立案、審判、執行、破產銜接協調工作,著力解決法院內部原因造成的執行難。

        開展“五類案件”集中執行專項活動。集中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的財產刑執行、涉黨政機關案件執行、涉職務犯罪的財產刑執行、涉民生執行、涉金融執行,配合“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保障民生。

        同時,全省法院全面推進現代科技與執行工作深度融合,有效發揮信息技術在執行領域的減負增效作用。

        省高級人民法院建立了全省法院執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統,實現對所有執行案件的集中管理、執行數據的自動歸集;建立執行網絡查控系統,與公安、工商、交通、證監等13個部門實現“點對點”網絡執行查控,推動全省144個商業銀行和村鎮銀行與最高人民法院“總對總”網絡執行查控系統連接,2016年1月至今,全省法院通過網絡查控系統凍結銀行存款48.13億元、扣劃12.31億元,凍結證券140.24萬股;建立“一案一賬號”案款管理系統,確保執行案款及時足額發放。

         

        瞄準問題發力  規范文明執行

        在執行實踐中,各級法院還不同程度地存在執行不規范問題,比如“消極執行、拖延執行、選擇執行、亂執行”等執行失范行為,“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等執行作風問題,“人情案、關系案、金錢案”等執行違法違紀行為。

        以問題為導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決定今年在全省法院開展“規范執行年”活動,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牢固樹立公正執行、規范執行、善意執行、文明執行理念,打造一支能打硬仗、業務精通、作風優良的執行鐵軍,確保全省法院執行工作保持高水平常態化運行。

        活動要求各級法院從規范執行立案、案件流程節點管理、被執行財產的查封和處置程序、事項委托以及委托事項的辦理、納入失信名單和限制消費措施、執行款物管理和發放、案件的結案標準、執行申訴信訪案件辦理八個方面重點推進。確保全部執行案件在平臺上“一張網”無紙化辦理,案件信息錄入準確,由執行指揮中心對案件審限及流程節點進行實時監控,全部案款力爭100%通過“一案一賬戶”系統進行收發。

        各級法院將設立執行信訪專門接待窗口,指定專人負責執行信訪工作,把矛盾化解基層,化解在首執法院。落實局長接待日制度,確定每月一次的局長接訪日,由執行局領導在執行信訪窗口接訪,直接聽取當事人及群眾的訴求,及時處理回復。

        今年,活動啟動一個季度以來,全省法院執行到位案款75.31億元;司法網絡拍賣5554件次;共發布失信被執行人8890名,納入限制高消費名單27278名;通過“一案一賬號”系統收取執行案款36072筆51.37億元,發放執行案款25063筆37.49億元,取得了明顯成效。

        省高級人民法院將以執行信息化倒逼執行規范化,以執行公開促進執行規范,通過大數據、云計算等手段,推動陽光執行成為新常態,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執行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笔「呒壢嗣穹ㄔ簣绦芯志珠L呂俊說。

         


         
        來源:云南日報
        責任編輯:yz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1页,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一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